植物的力量–城市绿色空间对儿童成长的影响

在研究儿童健康成长所必需的因素时,研究人员重点关注了儿童的社会和经济环境,特别是户外空间对儿童健康成长的作用。儿童日常活动的两个关键因素是游戏和成人的参与。

儿童发展的关键因素

游戏在儿童社会性发展和认知发展两个方面起着关键作用。在社会性发展方面,游戏提供了获得、实践社会技能和社会行为的机会。如协作游戏和假装场景需要合作、关心他人、理解和灵活交换社会角色的能力以及自我控制能力。此外,游戏为儿童提供了面对和解决情感危机、人际管理和道德标准理解的机会。在认知发展方面,游戏可以让儿童获得、使用重要的认知技能和语言发展、探索解决问题等的机会。

与游戏一样,成人的参与在儿童的社会性和认知发展中也起着关键作用。关于社会发展,正是通过与成人的互动和监督,儿童才能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掌握适当的人际沟通技巧。在认知发展方面,成人和儿童之间的语言交流、解决问题的互动是儿童语言和推理技能进步的重要因素。

综上所述,儿童健康的社会性和认知发展,需要足够量的游戏和成人的陪伴。

植物的力量--城市绿色空间对儿童成长的影响

户外空间是儿童游戏和成人陪伴的重要环境

相比室内环境,孩子们通常更喜欢在户外玩耍。在户外空间,儿童更容易进行创造性游戏,而且成年人也更愿意花时间陪伴孩子。户外空间是低收入地区儿童日常玩耍和成人陪伴的重要场所。

户外空间的植被数量是否可以更加支持儿童的游戏和成人陪伴的质量?虽然目前还没研究过植物对儿童在多个空间中游戏活动的影响,但已有研究表明,一个空间中的植被水平可能会影响儿童的游戏行为和游戏创造性。摩尔(Moore)(1989)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证据,儿童在户外空间玩耍时,植物材料更有利于孩子的游戏,但该研究缺乏与没有植物材料的空间做对照。柯克比(Kirkby)(1989)发现,儿童在绿色空间的游戏比在建筑空间更具戏剧化。但柯克比的研究基数太小,仅基于两个绿地和一个单独的建筑空间。

绿色户外环境是否可以提高亲子陪伴质量?海沃德(Hayward)等人(1974)发现,绿色户外环境对成年人更具吸引力,成年人愿意更多地接触儿童。科利(Coley)等人(1997年)研究发现,成人和儿童都被室外空间丰富的植被所吸引,但他们没有研究绿色空间中亲子陪伴的质量。本文研究了成长在低收入地区儿童的日常活动和户外体验,还调查了植被对儿童户外游戏行为和亲子陪伴质量的影响。研究讨论了3个问题:户外空间中的植被数量是否更有利于儿童的游戏行为?是否更加鼓励创造性的游戏形式?是否能够提高亲子陪伴质量?

调查方法

研究环境介绍  该研究地点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一个居住区,包括110个低层(共4层)公寓楼,每栋楼与旁边的其他建筑相邻,平均每16个家庭共用一个公共庭院。居住区有142个庭院,院内植被丰富但分布不均匀。在一些庭院中,树木主要聚集在一侧,而另一侧植被数量很少。这样每个庭院就被分成了两个大小相等的较小空间,并将这些较小的空间作为试验分析的空间单位。研究选择了64个空间样本,代表从植被最少的庭院到植被丰富的庭院。通过数据分析,在最终样本中划定27个低植被、37个高植被空间。

观测时间  1995年9月最后一周至10月第二周之间,观察时间在工作日下午3时30分至5时,星期六中午12时至下午3时。观察员按照路线图从一个空间走到下一个空间,确保同一空间不会总是由同一观察员观察,或者在一天的同一时间观察。两名观察员的路线每次按照相反的顺序进行交替观察。

结果记录  受过专业训练的观察员以最不被发现的方式默默观察。他们在观察期间从未受到儿童的询问或接触,儿童活动没有明显中断。观察员带有一张待记录空间的详细地图和一张表格,用于输入空间中观察到的每个人的信息。表格上的每一行对应一个人,每一列对应一个变量,如年龄、性别等。每行进行编号,并在空间地图上绘制每个人对应的行号,以指示此人在空间中的位置。

3~12岁的儿童,年龄记录以年为单位。其他人分为四大年龄段记录:婴儿(3岁以下)、青少年(13~19岁)、成年人(20~50岁)和老年人(50岁以上)。游戏活动都被详细描述,并记录在六个一般游戏类别中。活动类别划分为:(a)饮食,如买冰激淋、烧烤;(b)做家务、修理;(c)社交,如谈话;(d)娱乐,如成人打牌、跳舞;(e)休息、思考,如安静地坐着;(f)玩耍。在观察表格上留有空间,供具体描述每项活动。观察员同时观察两个空间,并遵循各自的路线。估计儿童年龄的可靠性为83%,估计年龄之间的差异不超过1岁。记录活动的可靠性为99%。

结果和讨论

在室外空间观察到377组样本,其中30%是儿童,共计262名儿童。

儿童户外游戏  每组包含儿童的活动被划分为游戏或非游戏。73%的儿童都参与了某种类型的游戏,如假装游戏、规则游戏等。根据分析,在高植被空间中比在低植被空间中,可以发生更多游戏。植被对儿童游戏的发生率产生很大影响,在植被空间玩耍的儿童几乎是在没有植被空间玩耍的儿童的两倍。为什么植被水平可能与游戏的发生率有关?一种可能性是,儿童只是被更多绿色空间所吸引,从而在此类空间中所有活动的发生率更高。如果是这样的话,其他活动的发生率在绿色空间也会更高。

分析也表明,植被对活动发生率的影响在游戏活动和非游戏活动中有显著差异,即空间中的植被水平影响游戏的发生率,而不影响其他活动。绿色户外空间对创造性游戏的影响呈正相关,即空间中的植被水平鼓励创造性游戏比鼓励其他游戏更多。在高植被空间中,更有创意的游戏形式的发生率明显较高。

这些数据为植被与儿童游戏行为之间的关系提供了证据,表明户外空间的植被数量与儿童参与这些空间的游戏数量和游戏类型有关。在有更多树木的空间里,有更多的游戏和更多的创造性游戏。

植物的力量--城市绿色空间对儿童成长的影响
植物的力量--城市绿色空间对儿童成长的影响

亲子陪伴质量  研究考察了成人参与的情况,作为儿童与成人之间潜在互动和儿童潜在监督的指标。结果表明,无成年人监督的儿童很少,很大一部分儿童能够接触到成年人。在这种情况下,儿童可以与同一空间中至少一名成年人进行视觉接触。超过一半的小组至少有一个成年人在同一空间参与了一项活动,关注儿童。10%的儿童与成人产生积极互动。

植被数量是否影响亲子陪伴?绿色户外空间能让孩子更多地接触成年人吗?根据分析,绿色空间的儿童群体比非绿色空间的儿童更容易跟成年人接触。在高植被空间与低植被空间中,与成人互动或完全接触成人的儿童群体的比例为2︰1。户外空间的植被数量与儿童更愿意接触成人有关。当植被水平较高时,成人和儿童的互动质量更高,儿童获得成人注意力的机会增加了一倍。

植物的力量--城市绿色空间对儿童成长的影响

讨论

在高植被空间中儿童有更多的游戏、更有创造力地玩耍,以及有更多接触成年人的机会。此项研究提供了系统的证据,表明植被与这些有益的活动有关。

为什么植被数量与儿童游戏和成人的参与陪伴有关?一种可能性是,在特定人数中,游戏和成人参与的发生率是固定的,提供更舒适(更绿色)的空间只是让人们重新安排他们的活动。另一种可能性是,游戏和成人参与的发生率取决于空间的设置。在这种情况下,提供更适合某项活动的空间,可以增加该活动的发生率。

虽然这些调查结果直接涉及的是贫困地区的儿童,但可能也适应生活在其他环境中的儿童发展要求。弗罗斯特和雅各布斯(1995)认为,如今大多数社区比过去更不适合儿童游戏,而且由于父母双方都工作,不能开车带孩子去组织游戏或去公园,孩子们被困在室内玩电子产品或看电视。其实所有的孩子都可以从附近的户外空间中受益。

希望这些调查结果以及未来的研究工作,鼓励城市规划者和设计师在房地产开发过程中,应用更多的树木和花草,这有益于儿童的健康成长,以及家庭和社区的和谐发展。这项研究提供了一个明确结论,即儿童要花大量时间在户外绿色空间玩耍。

(本文原文节选自《ENVIRONMENT AND BEHAVIOR》刊登的一项研究,原作者为:Andrea Faber Taylor、Angela Wiley、Frances E.Kuo、Willian C.Sulliva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